~阿弥陀佛~

人生能有多少天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着

【走着走着,就散了】

我想,我一定是个里里外外彻头彻尾的庸人,不容置疑。
每一次想写一写过往的时候,我总会把自己瞬间淹没在回忆和情绪里。一苦两三日,而后,一笔三四年。、
但是汪洋回忆中,有太多的不舍和 太多太多的离合,我总是无法抓紧这一切,所以习惯性的随着一首听不腻的歌曲,来记录侥幸捧在手心里的点点滴滴。那一年,《冷冬,故事》里的“纹身”,《唱单身情歌的那些日子》里的“单身情歌”,还有,”关不上的窗,求佛,记事本”的合《葬》。几番痛苦,一次次的醒悟,永远治愈不了的遍体鳞伤。
“习惯从人群中找你的影子,回想那些幸福的日子,但其实我明白,我和从前的我,已经分开很远很远”
那一天,小妹说:总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新年第一天,师傅告诉我:那天在图书馆看见一个人感觉好像你。某日,晓红对我讲:我以后再也不养仙人球了。如今,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又认识了一些陌生又熟悉的人,一起走着,走着。些许感动,些许猜忌,恍恍惚惚交叉路口间,各奔东西,你南我北。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路口中央,车来车往,瞬间的恐惧和漫天的苦涩攫住了我。惊慌的不知何去何从。
“寂寞世界中的两颗心,寂寞世界里的两个人,我们相遇相拥,相互猜测怀疑,一边微笑,一边流泪”
有人说,男人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可我是个不会抽烟的人,一口便能呛到流出眼泪。同样,我也是个五音不全的人。唱一首歌,把自己都恶心的胃疼。然而,季平临走的时候,我还是陪他们去了K吧。 唱了两首,便静静的一个人低着头玩手机,我能感受到季平的不舒服,却无法听从糖糖的劝阻。不忍心看着她不高兴的离开,于是,恶心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当我发现,整个房间,只有我傻傻的像个傻子的时候,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圈子,凌晨寒夜里,走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了一家还亮灯的便利店,买了一包名字叫玫瑰钻的香烟。心想:我能学会的,我们也不会走散的。一根,一根,使出浑身的力气去学习,呛到自己痛苦的坐在马路边。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学会、于是我再次回到便利店,我想,我会学会的,我怎么能放弃。一根一根,直到我能感受到,如果再继续下去,我就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抽烟抽到晕厥过去的人。后来,又悄无声息的回到k吧,看着熟睡的一个个朋友。给季平披上我那件满是烟味儿的外套。我终于放弃:无法挽回自己,注定同归殊途。、
”那些激情后的陌生,被利用的信任。累觉不爱的人,任性错过的人,伤痕累累才懂,认真我就输了“、
一日思,一日痛。恋三回,绝三年。无所用,无所有。痛如刀割,惶惶心死!终日影无神。系时间良药。哪怕一人终老!遂而此决心:绝恋三年,希冀抹去曾经,愿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终有缘之眷属,对不起,若干年后,三生石前,再求天赐良缘。我写下这条说说,忘了当初是哪里来的情绪让我止不住这冲动的决心。为了传说中的三生石,为了幻想的前世来生,我来到它的附近城市,履行自己许下的诺言。三年的时间。就像《冷冬,故事》中我写到的,为了我的一念,宁可舍弃所有。
”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有多少无人能懂得不快乐,就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不舍,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才发现以前是我太天真,现实又那么残忍“、
兄弟和师傅分手,心系的人爱上朋友,小说里的故事不停的连载,不能主掌自己命运的主人公一次又一次的醉酒。我就是那个生活在小说里的人,所有的分合都与我不明不白,所有的缘分都和我藕断丝连,因为我的存在,生出了无数个阴阳差错的孽缘。小白,梦丽,阿旭,师傅,我,孙杰,大美,季平,望重,雪,,,太多太多的人牵扯太多太多的情,不同的圈子一起走着看不清内心的人,而我,站在这些圈子的切线上挣扎徘徊。
直到有一天,走着,走着,,

 

– -夜雨,断魂

2016年1月3日

Next Post

Previous Post

© 2021 ~阿弥陀佛~

ICP备案号: 京ICP备19038630号

版权所有@ 王力翔

耗时 0.218 秒 | 查询 48 次 | 内存 22.3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