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

人生能有多少天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着

【四个人,时光 for me there’s only you】

我想:我一定是个里里外外彻头彻尾的庸人,不容置疑。
不懂事儿的时候,大姐二姐三哥,我们是四个人。
当我说没看过某部所有人都看过的动漫,没玩过某种所有人小时候都玩过的玩具,没见过某样所有小孩子都见过的东西时,总有人笑我,说我没有童年。每次这时候,我也总是自嘲的笑一笑,说我好像真的没有童年。
又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旅行,除爸妈外我一个人过年的寒假,闲来无事无意翻出一张也是唯一一次我们的合影,看着那个藐视摄像机略显无辜无奈的我,看着那个呆傻可爱却又平静平和的三哥,看了看一脸我很善良还搂着我们哥俩儿邻里公认的好菇凉二姐,同样看了看有一丝超凡脱俗却是大大咧咧的漂亮大姐,最后扫了一眼背后华丽的的有些过分的四个大灯笼和半遮掩看似残缺的福字,一眼定格,久久无法平静。看着这张唯一,蓦然回神,傻笑不止。因为我发现我是有童年的,虽然简单了点,即使短暂了一点,也或许低调了一些,但是相信很多人都羡慕我们是四个人,我有亲姐姐亲哥哥,我们有四个人互相诉说的梦彼此携手的幸福和共同走过的时光。
我有,你们没有的童年。
想当年,跟三哥混的时候,玩坦克大战,玩超级玛丽,玩雪人兄弟,忍者神龟,魂斗罗,闯三关斩五将,拆过电视机,那个过瘾。后来玩的兴奋不已被逮个正着,一起挨揍时,老妈总是指着我的鼻子看着我泪眼婆娑和一脸的稚嫩无辜。对着三哥一阵恶吼:你看看,你看看,你这哥咋当的,都是你教坏的。然后我就抹着眼泪心里一阵舒坦,没我事儿就好。。。
事实上也正如老妈说的那样,三哥把我教坏了,从三哥身上还学会了龙珠,CS、CF,英雄杀、五子棋。。。各种游戏几番无敌,常叹高手寂寞,从未被超越。正如承载着我许多童年时光的五子棋,当年所有的作文本上都画满了0和X。密密麻麻。正是我和三哥制造的棋局,见招拆招,诡计无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曾打遍全年级所有五子棋高手从无败绩,却没有任何人知道,在三哥面前,我的棋技几无胜算。三哥也曾狂傲的告诉我不要崇拜哥 哥只是个传说。我也总是嗤笑对之。三哥教给我的远远不止于此,我所会的无论是知识还是运动亦或者潜在的想法,都源自三哥。
现如今,三哥变成了兵哥哥,扛着机枪满世界跑,玩着大炮学院里闯,优秀士兵那是跑不了,威风八面,淋漓尽致。曾对我放出狂言:等我回去,一根手指头干翻你,吓得我浑身一个哆嗦瞄了一眼我的小身板,骄傲不已。想当年我也是跟现在的兵哥哥从小打到大,提着板凳不要命往死里砸的主好不?虽然打不过,以后咸鱼翻身的希望也是渺茫。但是,老弟我还是那句话,打不过也要打,拼着杀敌八百自损三千也得让您过过瘾不是。。。童年无忌,童年无忌。。。
三哥,在我的印象中,根深蒂固,无人能比,永远都这么变态。
说起大姐二姐,这俩狐狸都是猴精猴精的,人小的时候,仗着自己大那么几岁把我打的那个落花流水惨不忍睹啊。后来我年长了有力气了,竟然仗着自己是个女生然后一副我是你姐你想咋滴的模样。相对无言。心想:我能咋滴,我敢咋滴,有能耐下辈子当我弟,揍不死你们丫的, 不过,想想以前她们俩打架的时候,我在旁边观摩叫好。高兴过后屁颠屁颠小碎步踩到老妈面前告她们打架还摔东西,心里平衡了许多,而后看着俩人瞅着我要杀人的眼神。心想:这下完了,真的是玩完了,定然被拉进小黑屋一顿暴打,鬼哭狼嚎一番。
在学校我常常跟人讲男神和辣条的故事,土豪和辣条的故事,或者屌丝和辣条的故事。似乎辣条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和二姐却是常常想起我们姐弟四个和辣条的故事。大姐拿钱,三哥望风,让懵懂无知的我跑出去买辣条。二姐负责分吃。。每次都是我吃的最慢,而后,看着其他三个人快要吃完时虎视眈眈的眼神,带着哭腔的道:你们都吃慢点,不然告咱妈。。。
最美的时光已经死掉,我们永远无法做童话里的彼得·潘。长不大永远只是小孩子天真的梦。
一直不愿承认我们都已经懂事儿了,当某一次已出嫁的大姐被自认为不懂事儿的我完全无意识的话给气哭的时候,当二姐踏上回深圳的飞机,当三哥在部队两年后和我的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当。。。一切都已经变的遍体鳞伤。
懂事儿了,大姐二姐三哥和我。我,现在是一个人。【挥不去的破碎时光,忘不了的残缺记忆,遍体鳞伤的四个孩子。算了,罢了,好吧,就让它到此为止。】

– -夜雨,断魂

2015年2月17日

Next Post

Previous Post

© 2021 ~阿弥陀佛~

ICP备案号: 京ICP备19038630号

版权所有@ 王力翔

耗时 0.195 秒 | 查询 48 次 | 内存 22.3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