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

人生能有多少天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着

【葬】

我想:我一定是个里里外外彻头彻尾的庸人,不容置疑。


一厢情愿认定的感情,突然结束时,我总习惯性的带着这段感情,走一遍曾经到过的每一个角落,享受一次刻骨铭心的痛。然后把它埋葬在心底最深最暗的地方。画成一座座缠着锁链的荒冢。


(关不上的窗) 
真正意义上喜欢的第一首歌,我记得我曾连续的,听了它一个月之久,而后我每每放出这首歌时,好友就会跑的远远的,一副苦大仇深作势欲呕的滑稽模样,甚至于激我:你敢不敢换一曲?
“我听见 寒风 扰乱了叶落,在寂寞阴暗常居住的巷弄。我听见 孤单 在隐忍的夜晚,是被爱刺痛啜泣着的胸膛。”
高二,那个尚不懂事的年龄,看过几本“四维”的书,就如《爱与痛的边缘》《悲伤逆流成河》《梦里花落知多少》……然后我便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和他一样,是个忧伤成疾的孩子。
于是我也曾像他那样感叹时光蹉跎情感脆弱,倾诉世事不公爱恨情仇。然后学着他的样子找一个无人的角落抱着双膝,望着天轻轻的说:你永远看不到我的寂寞,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寂寞。
“我是心门上了锁的一扇窗,任寒风来来去去关不上,这些年无法修补的风霜,看来格外的凄凉。风来时,撩拨过往的忧伤,像整个季节廉价的狂欢”
伤春悲秋的时光还在吗?那个曾认为自己悲伤逆流成河的孩子走远了吗?这首歌,是否还在无人的角落回荡?
算了,忘了。
只记得有一年,我很巧合的坐在那个向着西北的窗的座位,望着窗外,整日整日的发呆。
——怕听见 拒绝 又嘲笑了黑夜,
我只是寒冬向着西北的窗


(求佛)
一首求佛,成就了誓言。
同样,一首求佛,成就了多少突如其来的幸福和彻骨刺心的痛。
“当月光 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就快变了模样,有一种叫作撕心裂肺的汤,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闭上眼,看见天堂,那是你藏着笑的地方”


小白狼和小女孩儿的故事,可笑的,可悲的,颤抖着。
我们是天生的童话作家,每个人都有一部属于自己的童话。有如小白狼的痴心追逐,有如小女孩儿的牵肠挂肚。
“我躲开无数个猎人的枪,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为了你,我变成狼人模样,为了你,染上了疯狂,为了你,穿上厚厚的伪装,为了你,换了心肠”
那些日子,堆积了多少对你茫然痴心的追逐,
醒了酒,忘了痛,断了一切无名的妄想,
谁没个天真的时候,不同的童话不同的结局,我只是,那个不够幸运的孩子。
有一天我写下:
远方佳人,熟悉的,英气的。及近…心跳加剧,思绪紊乱,欲言 却终止。擦肩而过,冷漠,无声 也无息。回眸,忆往昔,苦涩上了心头!
那天之后,我变了,我变成一个我自己都不敢认识的孩子,没有颓废,也没有阳光。只是,所有人都说:你莫非脱胎换骨了?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希望可以感动上天。


(记事本)
陪我走过无数个日日夜夜。在那个操场的角落,那些个夜晚,我望着夜空,边听边唱这首使我心血来潮失去理智的歌曲。
“你讨厌被冷落,习惯被守候,寂寞才找我。我看见自己写下的心情,把自己放在卑微的后头
等你等太久,想你泪会流,而幸福快乐是什么”
又是一季,看看路,问问心,做错了做好了,静心,慢跑。净心,慢跑。我写下这句话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但是,我发现我终究还是糊涂的,糊涂到连自己的想法都搞不清楚,或者是不敢承认。

时间总是有如此多的巧合,当我鼓足勇气搞清楚要承认的时候,却被你的一句话,把我所有的幻想打的支离破碎,
这句话,成了压死我这头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累了。
“ 记载着你的好,像上瘾的毒药,它反复骗着我”
就算全世界不相信你,我相信!爱情,没有谁对谁错。我想通了,但是,上天给我开了个玩笑,它说:你明白的太晚。
我看着上天,变就变了吧,古井无波,心如止水。
——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矛盾心里总是强求,劝自己要放手,闭上眼让你走,
烧掉日记重新来过。
…………………………
还有很多很多,就葬了吧。不是忘记,只为永恒。


【忆苦思甜,忘不掉厌不了,心事重重,不知神魂归何处?痴心不改,雄心难却,意乱情迷瞳中幽茫涣。我的思绪,我的尘心,我的躯体,一生飘浮在迷途。



 

– -夜雨,断魂

2014年6月15日


Previous Post

© 2021 ~阿弥陀佛~

ICP备案号: 京ICP备19038630号

版权所有@ 王力翔

耗时 0.201 秒 | 查询 47 次 | 内存 22.30 MB